您的位置:首頁 > 領導風采

孫大午和他的理想國

添加時間:2017-12-03 09:20:24  瀏覽次數:

       安得淳風化淋雨,遍沐人間共和年”。孫大午自擬的對聯代表了他的人生終極追求。“我有一個夢,就是建一個大午城,一座世外桃源,人們很祥和地生活在一起,這個愿望正在實現。”

       2003年那場非法集資風波后,歷經磨難的孫大午開始對外部世界缺乏必要的安全感,他把自己的精神空間退回到“大午城”——那是一座被描繪成富有烏托邦色彩的城堡,他最后的防線。孫大午說:那里不是烏托邦,而是他努力想要實現的“桃花源”。人人自食其力,家家豐衣足食,沒有貧窮富貴,高低貴賤。這種理想能否在一個商業時代中可持續地存在,至今仍是一個謎,但更令我們深思的是:是什么樣的內在精神和外部環境構成了孫大午這樣一個令人悲喜交加的人物。

工作閑暇,孫大午總會繞著大午城走上一圈,他為自己的大午城夢想而激動。

“異教徒”孫大午
文·韓雨亭  

  孫大午最吸引人的地方,來自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強烈的道德意識,這令他與當下許多社會現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如果不說話,他并沒特別的地方:一張典型的北方男人的面孔;憨厚、倔強和真誠,性格中有著北方人那種膽壯氣豪,不拘小節。但只要他一說話,你立馬能感受到他身體內一股與生俱來的能量,滔滔不絕,像一位有著堅定信仰的革命者,渾身擁有揮霍不盡的激情。

  身為億萬富翁,他始終保持著苦行僧似的生活;作為企業家,本該以追逐利潤為第一要務,但他卻創辦免費的農民技校,不指望賺錢的中學,以及極便宜的合作醫療。明明深知官場權力與商場的潛規則,他卻始終未能與其同流合污……
  在一個道德感缺失與拜金主義盛行的年代,他似乎成了“異教徒”,這甚至導致了他的牢獄之災。但同很多經歷相似的企業家不同,他是幸存者,多年建立起來的道德名聲救了他。
  他曾說自己是一個“似可喜可賀,其實是可悲可嘆的人物。”這句話幾乎代表了他作為有著道德追求的中國農民企業家的性格和命運。

  孫大午的故事吸引了許多人,他們不遠萬里前往“大午城”。
陶淵明式的夢想


  2009年初夏的一天,我們乘坐的汽車穿過一條又一條蜿蜒小路,當時月色朗照,深藍色的天空中星光點點。影影綽綽地看到道路兩旁那掠過的田埂、樹木和樓房,聽到遠處不停傳來的蟲鳴聲,這是一幅久違了的鄉村夜色。


  半個小時后,眼前突然出現一塊巨大的牌子,豁然寫著:大午集團,不遠處燈火通明,想必那就是傳說中的“大午城”——一座已經被描繪成烏托邦色彩的城堡,或者一處遠離塵世喧囂的桃花源,而孫大午則是那個美好社會理想的實踐者和捍衛者。所以,第一次到“大午城”的人,腦海中多少充滿了陶淵明式的文學期待。


  汽車停在了莊園門前,一群小孩子穿著游泳衣、戴著救生圈,剛從大午溫泉城回來。看著井井有條的街道、飯店、超市、運動場、公園、游樂場、醫院、學校、辦公大樓……你很難想象這是一個北方的農村。但空氣始終彌漫著飼料與雞糞混雜的味道,以及池塘中傳來連綿不絕的蛙聲,又提示了這里的確是一個鄉村。


  上個世紀80年代,從銀行辭職的孫大午與妻子劉惠茹承包了村邊的一片地,以此開始了創業之路,經過努力,逐步變成了今天的“大午城”。在許多人眼里,這里卻是自給自足的小社會,村民只要支付很少的費用就能享受到合作醫療,甚至擁有污水處理廠,喝的水也都是大午礦泉水,包括飯桌喝的“大午葡萄酒”,飯菜很香,因為“蔬菜都是我們自己種的”。


  作為一個堅定的“人民公社”的信仰者——孫大午希望憑借自己的能力追求“共同富裕”。年幼時,他家境貧寒,這訓練了他的商業生存能力,也構建了他的價值追求——他要建立一個富足與美好的鄉村社會,小時候農村貧窮的生活現實至今仍令他記憶深刻。


  集團門口他自擬的那副對聯:“安得淳風化淋雨,遍沐人間共和年”,完全代表了他的人生終極追求。他說:“我有一個夢,就是建一個大午城,一座世外桃源,人們很祥和地生活在一起,這個愿望正在實現”。這是一個詩人般的社會想象。

“學者”的生活


  深夜十點,大午城的燈光暗了下來,讓這座“鄉村之城”顯得更加幽靜。他像一個退休干部,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默默地鍛煉身體,那是一個生活中的孫大午,平淡中似乎多少有點寂寞。寂靜的大午城讓人想起了電視劇《劉老根》中的莊園,而他的命運也與主人公驚人地相似——在生猛的底層政治中求得生存。


  見到有人來訪,他很開心,陪著我們散步,邊走邊給我們介紹大午集團新修的游樂場、溫泉城、4D影院,以及正在修建中的農貿市場……他的聲音很低沉,語速很緩慢,時不時拿著手機,給我們念別人發給他的短信。


  可能經歷了那次牢獄之災,讓他身上少了過去的激越和悲壯,多了散淡、內斂和低調,在公開場合講話也比以前慎重許多。


  他現在大午集團的身份是監事長,這個角色來自他發明的“私企立憲制”。自從2005年就任以來,他就再也沒有參加過董事會。他的生活開始變得安靜,他上網、學英語、練習書法,也時常帶著妻子外出演講和交流。他把最重要的精力放在了對釜山的文化考察。


  這是位于太行山東麓的一座孤山,在徐水縣城西北22.5公里處,幾年來,孫大午和他的團隊經過查閱歷史文獻典籍、開展實地調查,并邀請專家座談論證,初步認為這里是《史記》記載的黃帝“合符釜山”。


  2008年10月,他帶頭成立了“徐水釜山文化研究會”,自己擔任會長,并組織編撰了《炎黃之始釜山考》一書。


  “黃帝陵、炎帝陵都是假的,只有釜山才是真的……只要搞清楚了炎帝、黃帝的歷史真相,我們才會明白中華文明是怎么來的,你們想想,在炎帝和黃帝合符之后,一千年沒有發生過戰爭……”談到釜山文化,孫大午坐在辦公桌旁滔滔不絕,說到激動處,他會站起來手舞足蹈,然后四處搜尋佐證的材料,生怕別人不相信。這時,你會發現,那個熱情、較真的孫大午又回來了。


  那晚深夜,他拿出自己制作的釜山文化專題片,津津有味地播放起來,還不時給我們講解他的文化立場。因為太晚,很多人看著看著都打起了瞌睡,唯獨他自始至終都高度亢奮。


  此時的孫大午,已經離企業家的角色似乎越來越遠,他更像一個學者。


  “徐水釜山文化研究會”的總部就設在大午集團,研究會里有專職人員,也有兼職研究者。每周六,孫大午都會組織考古和文化研究學者召開例會。滿滿一屋子人,有來自地方大學的教授,也有民間考古愛好者,還有文化站和保定市文物局的官員。孫大午坐在會議桌正中間,他是一個跳躍性思維很強的人,每當臺下發言者講一件事,他的腦海里又會突然想起另一件事,這讓他經常打斷臺下的發言。


  有意思的是,創辦“釜山文化研究會”,當地縣政府表現出極大的興趣,他們從縣財政撥出30萬元作為研究會運作經費。在政府眼里,釜山文化有可能變成旅游經濟。這個細節也暗示:大午集團與地方政府的關系已開始彌合。


  “他平和淡定了許多,脾氣不再像以前那么犟了。”孫大午的助理馬英華說。那位多年來政企關系太僵的孫大午,似乎開始學會了妥協,當徐水縣另一家大型民企因家族矛盾鬧得不可開交時,縣委書記甚至讓他出面穩定大局。此外,縣政府還幫大午集團從農業部爭取了對“京白939”祖代雞的一次性補貼380萬元,甚至縣財政破天荒拿出1000萬元來扶持大午集團,沒有任何附加條件。

 

關起門過日子


  這種變化讓很多旁觀者們覺得饒有意味。其實這幾年,無論是當地政府和大午集團的權力結構都在發生著變化,徐水縣政府換了新的領導班子,而大午集團在實行“立憲制”后,管理層結構上也發生了改變。弟弟孫二午當上了董事長,孫志華成為副董事長,侄女劉平擔任大午集團的總經理。在她再次被選為總經理的時候,她接到了主管農業的副縣長和農業局局長的祝賀電話。而作為創始人的孫大午,更像是大午集團的精神領袖,把握著總體的戰略方向。


  更重要的是,經過這幾年發展,大午集團已逐步從農牧企業向休閑文化行業升級,投資5000萬元的“大午溫泉城”、“生態美食園”、“高科技影院”就是一個明證。這就意味著,大午城不再是中國傳統的農業莊園與知識分子們筆下的烏托邦,取而代之的是集溫泉、休閑娛樂于一身的度假村。


  這也符合政府官員的思路,溫泉成為了大午集團與政府溝通的工具。


  大午集團新的領導層已深刻意識到:他們不能只停留在最辛苦,但利潤最低的傳統農牧業。在上個世紀90年代,大午集團已是全國民營企業500強,到了2004年,它的年銷售收入才8000多萬。而在長江三角和珠江三角,這樣規模的企業數不勝數。


  很多觀察人士總結,大午集團之所以做不大,既受制于資金,又來自于孫大午的經營思想,他在大午集團身上賦予了沉重的道德感以及富有理想主義色彩的社會試驗,這多少讓他在決策時顯得相對保守。而那種保守又來自他對外部世界的不信任,在他創業過程中,他碰到了很多官員的敲詐勒索,恰恰他又不是那種可以丟掉原則的投機者。


  相比之下,孫二午比哥哥更富有冒險精神。以他為首的管理層只想讓企業“做得更大”,也就是說,他在讓大午集團從烏托邦色彩的理想國走向現實世界。


  但這可能令孫大午深感不安,過于功利的商業追求可能會使得他構思中的美好世界化為烏有,回到庸常的公司經營之道。


  散步于大午城,我們就能從那些建筑和詩詞中看到孫大午的精神底色,以及更能明白他對這座城堡給予的復雜情感。


  雖然,這里建了許多現代化建筑,但它們身上又寫滿了孫大午的語錄。如酒店北面白色瓷磚的墻壁上,就寫著他那副知名的上聯“雞鳴報曉,混沌宇宙雛啄破”,俱樂部前掛的是:“人間正氣參天地,堯舜業績泣鬼神”……用標語滲透思想的方式,是不是有偉人情結?他矢口否認。


  在中國歷史人物中,孫大午最喜歡兩個人:孔子和孫中山。他認為,孔子是仁政,孫中山是天下為公、有德者居之。穿過一條走廊,到了敬儒祠,推開朱紅色木門,正中就是孔子的金像,東邊則是關羽、周倉,西面是岳云的金像。可以看出,他骨子里仍保留著象征中國傳統文化精神的“忠孝仁義”。他甚至要求大午學校的學生早晨起來,誦讀《三字經》等儒家經書。


  他正是在用這種道德倫理與精神底色來構建自己理想中的美好社會,但他又很快發覺自己面對的卻是一個更為強大的現實世界。于是,他把熱情退回到了自成體系的“大午莊園”,關起門來過日子。


  “我不想做英雄也不想做偉人,我就想做一個普通的人,做一個自由的人,我非常想過普通隨和的生活。”他現在努力學英語,就是想退休以后和愛人周游世界。

 

大午造城,怎樣一個桃花源


  自從交出帥印后,孫大午便全身心投入建設“大午城”的夢想。四年多過去了,如今的“大午城”早已不是一個簡單的生產集團,飯店、超市、溫泉、公園、游樂場、醫院、學校等等一應俱全,孫大午希望人們在這里互為成長、互為消費。

南都周刊記者·齊介侖 河北徐水報道  攝影·王旭華

大午城里,兒童在林蔭道上玩耍。

大午員工的子女可以享受入托、入學的多項補助和費用減免。

孫大午拿著大午礦泉水在大午飼料廠影壁前,

墻上書寫的“不以盈利為目的”正是他實現理想國的精神底色。

大午城里怡然自得的老人們,每天都會相約在一起吹拉彈唱。


大午科幻樂園如今已是周邊群眾慕名前往的休閑去處,

也成為大午集團的又一經濟增長點。

孫大午的長子孫萌,如今是大午中學校長。



孫大午的父母都已90歲高齡,兩位老人早先每天都會去撿拾大午城工廠周邊的廢品,孫大午并不阻止。


  七月的河北徐水縣,天氣不熱,光線很好,占地3000余畝的大午城,車輛行人絡繹不絕。從辦公大樓二樓下來,55歲的孫大午換上了一襲休閑裝,左手是打開的折扇,右手是一小瓶大午牌礦泉水,一面走,一面與擦肩而過的員工們點頭致意。


  剛剛在會上與各分公司經理談了談目前經濟形勢下的應對方案,按照日程安排,他準備下午兩點外出,在將必要的事務交給幾位秘書后,他決定先去旁邊的小院看看父母。

 

“私企立憲”


  這是一個由員工宿舍樓和三面平房環繞組成的小院。里里外外三間房子,中間最大的一間,是孫大午特意為父母修建的。走進房間,祖孫四代的全家福以及各個時期珍貴的家庭照片,一抬眼就看得見。


  前幾年,兩位老人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將大午城工廠周邊的廢品撿起來,然后用三輪車拉到廢品收購站。兒子孫大午白手起家,將事業25年如一日做到今天億萬富翁的規模,兩位老人覺得著實不易。


  孫大午交游廣泛,每天會有大量來客到大午集團參觀訪問,官學商各個領域都有,可孫大午從未阻止過父母撿破爛,而且每每有人問及,他總會十分坦然地指著路邊撿拾廢品的佝僂老人說,恩,這是我的父母。


  生怕外人有不必要的猜測,劉鳳蘭老人曾經托人寫過幾句聲明,而且公開掛到大午中學的墻上。孫大午前任秘書靳鳳羽回憶說,聲明上寫著:我們出身窮苦,受苦受慣了,愿意憑勞動吃飯,(我們撿破爛)和大午孝順無關。


  89歲的孫凱和91歲的劉鳳蘭老人,被大午集團2000多名員工敬稱為“老太爺”和“老太君”,雖然這兩年因身體原因不再撿破爛,但每天仍會推著助行器到大午城的各個角落里走一走,累了就坐下來和員工們聊天,享受眾星捧月一般的擁戴。


  大午城里樓房越建越多,環境越來越美觀,大午旗下各個子公司生意也越來越好,不善辭令的孫凱感嘆說,“這些年,太不容易了”。


  2003年,孫大午和他的大午集團經歷了一次磨難。孫大午被當地司法機關認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罪名成立,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并處罰金10萬元。大午集團因同一罪名被判處罰金30萬元。


  但到底是非法集資還是普通的民間借貸,似乎至今都難以廓清孫大午被判刑是該還是不該,但毋庸諱言的是,孫大午吸收附近村民累計1300余萬元存款確屬不爭的事實。


  孫大午一直辯稱,他并沒有拿著這筆錢去從事金融交易,而是準備將這些錢用在大午城的重要組成部分——大午中學的修建與發展上,而且大午集團與村民是在平等自愿、互利互惠的基礎上完成交易的。


  這場非法集資風波,造成大午集團當年賬面虧損580萬,總體經濟損失近2000萬,企業一時陷入半停滯狀態,大量員工及客戶資源流失。在與南都周刊記者回憶獄中生活及對父母的無限歉疚時,這個身高一米八的燕趙漢子,兩度潸然落淚。


  經由2003年事件沖擊,孫大午深刻意識到,一個企業不能因為領導人的變動而出現巨大波動,適時培養合格的集團接班人已經變得越來越重要和緊迫。在孫大午的精心策劃下,大午集團在2004年開始嘗試推行“私營企業君主立憲制”,簡稱“私企立憲”。


  對于“私企立憲”推出的初衷,孫二午替大哥解釋說,2003年風波后,他們兄弟三人都被抓了進去,只剩下大午的兒子孫萌和侄女劉平掌控整個企業,當時孫萌剛25歲,挑起龐大的集團管理攤子實在太難,而且靠某一個孤立的個人來負責也是不行的,大午集團如若希望長期不倒,那便需要形成造血功能,要有一個優秀的管理團隊來支撐,要形成一個民主機制,不斷地將員工中最優秀的個人推上企業領導崗位。當然,首先要保障創業者家族對企業股份的獨占權。


  于是,孫大午拿出了這樣一套激勵方案。


  按照“私企立憲”的制度設計,大午集團設立董事會、理事會、監事會,三會并立并行、相互制約,企業所有權人孫大午自任監事長,妻子劉惠茹任副監事長,監事會由產權所有者家族成員、工會主席、法監部主任、財務總監和其他聘用人員組成,監事會在三會中享有最高監督權,監事長一職施行繼承制。


  在監事會職權一欄里,孫大午規定了幾項核心內容:監事會可檢查集團的財務、業務情況,可以查閱財務賬簿和其他會計資料,必要時可要求集團董事長、總經理報告集團的生產經營情況,可對董事、經理進行監督,必要時,可對董事提出彈劾。


  不難看出,孫大午的監事長一職,頗有些“垂簾聽政”的味道。


  在三權制衡的“私企憲政”里,孫大午明示了內部職業經理人團隊的優厚待遇:可免費使用公司車輛,包括因私用車;享受存休制度;有外出學習及出國考察的資格;從“私企立憲”制實施起,連續或累計當選二屆以上的董事長、三屆以上的總經理、八屆以上的董事均可享受離休待遇,離休待遇原則上參照本人在職待遇。


  回憶“私企立憲”出臺前后細節以及2008年12月大午集團“三會”換屆選舉時的場景,大午集團總經理劉平說,監事長孫大午力圖通過這樣一個舉措調動員工“參政議政”的積極性,這幾年的實踐表明,大午員工的積極性得到了充分調動,這從競選現場的熱烈氣氛中可以管窺一二。

 大午城不是烏托邦


  而自從改制,交出帥印后,孫大午也早已從日常工作中抽身出來,全身心投入“大午城”的夢想。


  綠油油的玉米已經一尺見高,一眼望不到邊,大豆和向日葵也間或交雜其間,一壟一壟井井有條。從大午城向四周延伸,視野可及,全部是廣袤的莊稼地,這個最終將擴展至4000畝的“編外社區”,就這樣極其突兀地,在周邊偏僻的村落簇擁下扎根成長并日漸顯露市鎮景象。


  凝聚諸多產業并力圖形成聯動鏈條,在徐水縣這樣一個并不富裕的村落腹地,斥巨資打造一個迥異于周邊景致的夢想之城,是孫大午從未更改的人生計劃。孫大午說,他正在修造的大午城,可以稱之為是世外桃源,但絕不是空想的烏托邦。


  幾年前,孫大午專門辟出幾十畝空地建設了小產權房,大午員工在享受集團補貼的前提下,可以通過每平米不到500元的價格選購房子,一個大午員工支付幾萬元即可買入上百平米的住房。這得到了員工的熱烈擁護,從新疆、河南各地到大午集團入職若干年的員工因為有了住房保障,甚至舉家遷到大午城。


  工作、生活,在大午員工看來,是其樂融融、樂在其中的。從幼兒園到高中、技校的一體化教育網絡,員工子女能享受到入托、入學的多種補助和費用減免;不盈利甚至賠本經營的醫院,每年為大午員工提供數次免費體檢。大大小小的超市里,商品琳瑯滿目,物美價廉。大午城最東,是一個名為“瑤池”的小公園,蓮花、噴泉、游魚,亭臺樓榭,風景如畫,這樣的公園,孫大午起碼建了兩三個。大午城,儼然一個十足的小社會。


  現任大午集團董事長的孫二午說,大午城的夢想是孫大午多年來的設計,這是一個社區模式的企業運作理念。他理解孫大午的發展思路,也認同這樣的邏輯。


  不過,以他為首的管理層更想讓企業“做得更大”。有一次,孫大午就問:“你做這么大干什么?”孫二午立刻反問:“我不做大,那我當董事長干什么?”雖然這個回答無法令孫大午滿意,但孫二午清楚地知道自己所處的位置:“我大哥當董事長的時候,權力是最高的,而我現在和職業經理人差不多,這就是我和他的根本區別。”


  其實,這幾年,孫大午一方面也在不斷地開辟更多的經濟增長點,組建不同的公司,同時,適時地關停并不盈利的企業。比如,曾風光一時的大午葡萄園已不復存在,原有的土地成為種業公司的實驗田。


  因為他知道,要想讓大午城不成為一個烏托邦,還需要大午集團的企業發展作為支撐,所以他要努力發展企業。


  孫大午說,他與四川新希望合作的飼料公司已經上馬,是徐水縣招商引資重點項目,也將成為大午集團日漸穩定的經濟增長引擎之一,而他的大午城正是得益于這樣幾個有力的盈利企業而不斷壯大。


  “大午溫泉度假村”的上馬實屬預料之外,卻為孫大午的社區構想帶來了新的契機。


  2002年,發現“水比奶貴”的孫大午突發奇想,決定在背靠太行山脈的大午城上馬一個礦泉水廠。而地質專家查勘后的結果卻讓孫大午更加振奮:下面居然有溫泉。孫大午不但決定將礦泉水廠做大,而且立即拍板籌建一個溫泉度假村。


  大午溫泉度假村、大午科幻樂園經過一番建設與包裝策劃,現在已經成為周邊市民慕名前往的休閑去處,成為繼大午飼料公司、種禽公司、育種公司、食品公司、大午中學之外,大午集團的又一經濟增長點。董事長孫二午說,現在的大午城,已經是吃喝玩樂一條龍了。


  在大午城西側,一片占地幾十畝的生態餐廳即將完工,大午員工張帆不無自豪地說,到時候,這里將成為一個壯觀的小吃城,全國各地的特色小吃都能吃到。


  作為一個社區的大午城時下已初具規模,但孫大午認為還不夠,還要摸索后擴充和細化。

 

不一樣的“企業辦社會”


  大午城最初是從孫大午的第一個養雞場而不斷發展而來,至今已經走過25年風雨,它伴隨著大午集團的發展而細化和壯大。居住在大午城的,全部是大午員工及員工家屬,固定員工超過3000人,常住人口逾5000,人口規模甚至超過了毗鄰的郎五莊村。


  每天早晨六點多,大午城就醒來了,從周邊各省市來這里辦事的車輛開始往返不停,大午飼料廠、食品廠里,都能聽到拉貨商販們高聲交流著產品的數量與價格。


  一位從河北省定興到大午城進貨的養殖戶從早晨九點就到了大午集團,半個小時后,滿載大午飼料的福田卡車緩緩駛出廠區。這位四十多歲的農場老板說,他養了500頭豬,每個月都要來這里進貨好幾次,周邊縣市雖然也有其他飼料品牌,但比較后,發現大午飼料的價格更適中,服務態度更好。


  偌大一個大午城,除了拖拉機、汽車的哄鳴聲,每天還有一群群慕名而來的游客。溫泉度假村里操著各種口音的游客或者泡溫泉或者游泳,或者在娛樂城里觀看在大城市都鮮見的4D電影、坐上幾遭有軌電車。幾乎所有人對孫大午的故事都耳熟能詳、充滿崇敬。


  大午集團秘書處秘書劉飛總是用“孫先生”來稱呼孫大午。劉飛說,孫大午受到了大午員工及周邊村民極高的尊敬,他是這里的精神領袖。


  社科院農村所教授于建嶸與孫大午多有交流。按照于建嶸的理解,孫大午的企業沒有借助政府資源,財產不是集體的,也不是政府的,是孫大午個人的,所以,相對而言,行政力量對大午城的控制遠不如對大邱莊、華西村的控制更為順暢和有效,這是在那場風波后,大午城沒有瓦解甚至不斷擴張的原因所在。


  孫大午說,大午集團在發展模式上是四位一體的:一種二養三加工,再加上一個服務業。在種植業上,大午集團有3000畝土地可供利用;養殖業有40萬套種雞設備;加工業有三個成規模的飼料廠。“現在是食品、飼料、種禽、農戶聯動發展。大午集團掙的是農民的錢,錢還要留在農村。”


  在他眼中,企業發展不是以盈利為最終目標,他的最終目標是共同富裕。與大邱莊、南街村不同的是,大午城完全是一個自主的、野生的民營社區,缺少貸款支持、沒有土地優遇。


  孫大午不斷滲透給各董事與總經理的觀點是,他希望每個人都能夠在大午城里祥和地生活,企業會有生死,但社區永遠不會死,他希望自己的企業像八爪魚一樣,緊緊扎根在這片土地。


  “大午集團的最終目的,是要變成一個社會,人們在這里互為成長、互為消費,大午集團每年死掉幾個工廠、再新建幾個工廠都很正常,但社區的模式要永遠存在。”孫大午堅稱,大午城的社區模式與之前國有企業的“企業辦社會”不是一個概念。


  每每工作閑暇,孫大午總會在傍晚的大午城走上一圈,他在為自己的大午城夢想而激動。


  與李昌平的三農構想不同,孫大午說,他并非寄希望于政府從上到下變革后的共同富裕,那樣的幸福,“上面給你,你才會有”,而他的大午城,完全是通過自己的奮斗。在獨立學者秋風看來,孫大午是一個“有公共精神的企業家”。


  “我走的是共同富裕而不是烏托邦相同富裕的道路,我是通過生產資料的不平等,帶來生活資料的大致平等,實現有差別的共同富裕,這是我一生的夢想與追求。”

回頂部
Copyright  ?  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備08100592號-1  網站建設:三金網絡  
新年财富APP 3d建模如何赚钱 写网络小说最赚钱的作者 纸元宝赚钱机器 医生赚钱技巧 91赚钱有风险吗 大家谈谈哪些潮外汇 稳定赚钱的人 刷什么游戏可以赚钱 如何操作才能在股市赚钱 地下城什么图最赚钱 康复科赚钱么 熊市中可以赚钱么 加盟禧御贡茶能赚钱吗 梦幻西游网游好赚钱吗 都是什么软件可以赚钱 拍大师拍视频怎么赚钱吗 现在互联网搞什么最赚钱